“新文人画”调查报告之三:“后文人时代”的当代水墨
时间: 2014-12-23 21:40:16        来源: 爱涛拍卖

随着上月朱新建的辞世,新文人画被再度拿出来讨论。不少学者认为,在如今多文化并置下的“后文人时代”的当代水墨热,已不像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的新文人画大潮。特别是在2008年前后,推动当代水墨的主要助力是来自于市场,而非对一个集权的反抗。如此看来,70后、80后的水墨艺术家已于他们的前辈的绘画心境上已有所不同。


  多文化并置下,当代水墨以何续接文脉


  虽然关于当代水墨的争论不断,水墨热从年初持续到年末,涉及到展览、拍卖、国内、国内,新文人画、新工笔、实验水墨都被重新包装推出。由于市场与机构的推动,越来越多的青年艺术家被加入到了“水墨热”当中。就如评论家盛巍曾言:对于任何一个艺术评论家而言,谈论“新国画”“新中国画”“新水墨”“新工笔”等概念都是令人头疼的话题,但偏偏近几年“新水墨”“新工笔”又成为艺术界的一个热点。


  兴起于上世纪90年代的“新文人画”作为当代水墨的主流之一,是基于当时的社会变革所引发的一场水墨革新。如同时期在当代艺术领域中产生了“近距离”观察方式的现象。 “新文人画”自觉地将笔墨进行解构和反思,将个人的日常生活中“吃、喝、玩、乐”融于画面当中。以笔墨真是反应现实社会和日常生活的朱新建、李津等人。


  就夏可君看来,当下的‘新文人画’除了极个别艺术家,绝大多数艺术家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新文人画家。“就我个人标准而言,文人画家首先必须具备极高的文人修养和审美,其次要有对时代的反思,第三作品中是否有文人气息。以这个标准来看,20世纪早期只有黄宾虹做到了。而90年代所出现的‘新文人画’,大部分艺术家只是通过题材、图示、水墨达到了‘新’,但文人画中的品味和修养,我是持怀疑态度的。”


  鲁明军也曾表示:时至今日,“新文人画”的确已滑向了两个极端,一端泥于笔墨游戏的个人趣味,充溢“江湖之气”,或更倾向于抒情与审美,从而失却了文人画或士夫画本身所具有的反思与内省。二者都太过于个体之自觉,而忽略了文人画与社会应然的张力。因为,笔墨理法与文气或士气本为一体,一旦文气或士气不具,理法也就不在。如此,笔墨也就沦为纯粹的文人墨戏。


  而如武艺、靳卫红、周京新等艺术家对此不乏自觉与反省,并逐渐形成了一种不同于“新文人画”的笔墨趣味与形态。鲁明军认为其区别于传统文人画,也迥异于“新文人画”,笔者在此将其称为“后文人画”。虽然笔墨上延续了文人画传统,但风格、趣味、观念等已然不同于传统文人画和“新文人画”。根本在于其深具反思与内省。如果说“新文人画”更注重的是个人趣味的话,那么“后文人画”显然更加侧重观念。并提出警醒:“对于‘后文人画家’而言,一旦文气及其观念不在,则必然重蹈‘新文人画’的覆辙,回到个人的游戏和把玩中。”


   当代水墨,机构的当红“炸子鸡”


  据雅昌艺术网艺搜统计,自2011年以来,全国范围内主要以北京、长三角、武汉、山东、河南等地区为主呈现了着水墨热潮,共举办过526个水墨展览。其中,绝大多数展览以当代水墨为主。而在国外也掀起了一拨水墨大展热潮,去年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展出的的“水墨艺术:中国当代绘画的前世今生”大展,此前在大英博物馆展出的“现代中国水墨画展”、法国吉美博物馆的“文人石与中国艺术创作之路”、波士顿美术馆的“与古为徒:十位中国艺术家的回应”等等大展,无疑在全球范围内当代水墨成为了“新宠儿”。


  对于当代水墨的在挖掘,近几年来各大美术馆和机构也可谓是不遗余力。3月6日在在南京金陵美术馆隆重开幕的“首届70后水墨大展”就以相对完整的面貌展示了70后这批正当崛起的水墨艺术家作品。其中展览囊括了“70后”水墨艺术家的主体部分,包括曾健勇、李戈晔、徐加存、党震、杜小同、李军、杨珺、贾秋玉、魏青吉、姚媛、赵丽娜、涂少辉、沈沁等五十多位艺术家创作的百余幅水墨作品。


  此次策展人孙磊认为“水墨态度”在新一代70后水墨画家的表达中越来越重要,他在前言中写到:“新一代水墨画家已经不自觉地进行着‘触摸式’体验的实践,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水墨态度的介入’。这实际上是一种中国文化逻辑与审美逻辑在水墨画表达上的具体体现。在水墨画寻求突破的今天,70后艺术家不再对某种空泛的概念和运动感兴趣,也不再执着于原有的技术表达和思维模式,转而回到人本身的水墨意识,从而展开对现实的介入,对个体生命态度的体验式描述,来回应这个相对多元标准的艺术现状。大体包括:从心性到人性,从笔性到物性,从仰视俯视到平视的转化,从出世到入世的转化。总而言之,70后水墨艺术家注重触摸、感应、体验,强调绘画既是一种生活和命运的参与,也是一种自身文化烙印的显现。”


  对于当代水墨和新水墨成为当红“炸子鸡”,评论家盛巍也曾坦言:相较于与传统文人画和写实主义水墨相对应的新水墨而言,这个意义上的新水墨是狭义的新水墨,具有时间和空间的规定性,但很难形成一种学派式的艺术运动或潮流。因为,其内部的差异性太大,无法从学术上予以定位。不过,艺术市场对定义新水墨的愿望却非常强烈,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今天新水墨作为艺术热点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拜艺术市场所赐。


   市场助力,当代水墨能否再掀高潮


  另外,从2012年开始,嘉德与保利两家国内标杆性拍卖行分别推出数个以当代水墨为主的拍卖专场,由年轻水墨画家创作的新形态水墨作品成为关注的焦点。随后,国内其他拍卖公司相继跟进,推出新水墨拍卖专场。而这股当代水墨市场的新潮流在2013年初,由国际性大拍卖公司佳士得、苏富比开启专场而被推向高潮。当代水墨在2013年在国内市场上可谓达到井喷状态。


  于是在市场上,当代水墨也有了更细致的划分。据悉除了保利将在2014年春拍上推出以丁衍庸、周思聪、卢沉、王子武、李老十、韩羽、朱新建、王明明、田黎明、徐乐乐等相对市场和学术上相对成熟艺术家的“保利中国现当代水墨三十年”专场,还将推出以一批相对年轻的水墨艺术家作品“中国当代新水墨”专场。


  在保利近现代书画部高级业务主管乔亚宁看来,“70后水墨艺术家中,我们也开始关注。就市场而言,我觉得目前70后这批艺术家中,有很多优秀的艺术家,甚至有部分比40后、50后、60后艺术家在市场上呈现的热度都要高。比如说徐华翎已经达到10万一平尺,曾健勇好的作品已经可以达到3至4万一平尺,再如黄丹、刘琦、谭军等都是我个人比较欣赏的。首先,这些艺术家本身在呈现作品面貌上就比较严谨;其次,他们的作品非常具有个人观点,与大多数美院出来的学生具有明显‘师承’痕迹不同。”


  而在一级市场上,这些青年水墨艺术家的作品更是火热,如曾健勇、马骏、黄丹的作品一度出现“断货”一画难求的现象。


  北京圣美轩画廊艺术总监陈柯翰先生告诉记者:“从年龄段来说,70后艺术家目前在40岁左右,也正是出成绩的时候。这批艺术家的作品面貌大多与现实生活息息相关,创作脉络也相对稳定,与当下的财富主体和消费主体年纪相仿,他们的作品能与藏家产生共鸣,购买率自然高。”


  以陈柯翰先生合作的青年艺术家马俊为例,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先生在展览上看见了马骏的作品,“展厅的几件作品当时深深的打动了我。几件展览作品告诉我,这就是我要找的合作画家。因为毕竟我是作市场的,在考察学术没有问题的情况下,还要了解作者本人及市场情况,所以有2年的考察了解。马骏对市场和作品量有严格把控,为了保证作品质量,每年对作品量都有严格把控。我们画廊全年的量大约在200平尺。”


(雅昌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