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月天】那些曾作为花器的古董们
时间: 2015-04-20 15:35:30        来源: 爱涛拍卖

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黄昏吹着风的软,

星子在无意中闪,

细雨点洒在花前。

你是新鲜初放芽的绿,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又是人间四月天,又是红紫斗芳菲。看着那一簇簇开无主的深红映浅红,每纠结于该不该采,最终定会是听了杜秋娘的劝诫,带回家去,插在案上。


插花这件事,“无扦剔浇顿之苦,而有味赏之乐。”自古便为幽人韵士所乐,尚古的宋人将作为礼器的青铜用来做插花,并美其名曰“以义而起,因时之宜”;到明时,仕人对插花这件事更为讲究,明人袁宏道则撰文《瓶史》,分上下两卷从花、器及插法上详细论之。


取花如取友,古人向来不滥及凡卉:入春为梅,为海棠;夏为牡丹,为芍药,为石榴;秋为木樨,为莲、菊;冬为蜡梅。


至于花器,更是“如玉环、飞燕,不可置之茅茨”亦须精良,从旧觚,到官、哥、象、定等名窑,青翠入骨,亦或细媚滋润,才配为花之精舍。而从器型上来说,又须形制短小,方入清供。不然,“与家堂香火何异,虽旧亦谷也。”


在众多被拿来用作花之金屋的古器中,铜器如花觚、铜觯、尊罍、方汉壶、素温壶、匾壶,窑器如纸槌、鹅颈、茄袋、花樽、花囊、蓍草、蒲槌,不胜繁多。我们今天放在展柜中,奉在神坛上的古董们,在时光老去之前,也曾是一个个的实用器。


今天就让我们在古人的画作中,看看那些曾经作为花器的古董们。


古瓶

“古瓶”即为“古铜器”,在袁宏道《瓶史》中,将古铜器作为花器之首:“尝见江南人家所藏旧觚,青翠入骨,砂斑垤起,可谓花之金屋。”


宋 陈清波 瑶台步月图局部


明-铜蕉叶出戟花觚

江苏爱涛2014春季拍卖会

成交价:18万元


用“古瓶”来插花,源于宋代。宋人的尚古,又善古为今用,将“古鼎”、“古瓶”古为今用,比如焚香,比如插花。葛绍体《韩氏与闲即事》“古瓶竦牖下,怪石小池旁”;舒岳祥有诗题作《十一月初三日插梅花古县洗中因成四绝》;又洪咨夔《夏初临》句云“铁饔栽荷,铜彝种菊,胆瓶萱草榴花”;张炎《三姝媚》词前小序称:“海云寺千叶杏二株,奇丽可观,江南所无,越一日,过傅岩起清晏堂,见古瓶中数枝,云白海云来,名芙蓉杏,因爱玩不去,岩起索赋此曲。”诗词中的“古瓶”、“古基洗”、“铜彝”,都是对上古铜器的并不严格的泛称,而同时代的绘画也常常把此尚古之情化为具体的形象,如故宫博物院藏宋徽宗《听琴图》,又南宋册页《瑶台步月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汉宫图》等等。


清 铜鎏金三足鼎式炉

江苏爱涛2014秋季拍卖会

成交价:28.75万元


不过审美情趣之外,古铜器的插花,也包含着宋人的养花经验与知识。宋赵希鹊《洞天清禄•古钟鼎彝器辨》:“古铜器入土年久,受土气深,以之养花,花色鲜明如枝头,开速而谢迟,或谢则就瓶结实。”铜本是植物生长发育所必需的微量元素之一,它既可作为植物体内参与氧化还原过程的多酚氧化酶的辅基,又可以使植物因铜素营养充足而增强抗寒能力。此外古铜器表面因水和二氧化碳的长期侵蚀而生成的铜绿,乃是碱性碳酸铜,原有杀虫、杀菌和防腐之效,铜瓶插花,瓶里的水因此不易变质,瓶里的花则可吸收铜离子以为营养。


清-铜点金簋式炉

江苏爱涛2014秋季拍卖会

胆瓶

在众多被拿来用作花之金屋的古器中,不胜繁多,但从器型上来说,又须形制短小,方入清供。不然,“与家堂香火何异,虽旧亦谷也。” 有一种器型,却是为载花之用而生,并在后世一直为仕人所忠爱,更是发展出众多形制,那便是胆瓶。


清乾隆 青花釉里红寿桃玉壶春瓶

江苏爱涛2014秋季拍卖会

成交价:70.15万元


胆瓶,因器型如悬胆而得名,始烧于唐代,盛行于宋代,是陶瓷器型中的经典。其造型圆腹厚底、颈长口小、稳定挺拔又简洁流畅,特别适合清供单枝长茎花草,卧薪尝胆的故事又为胆瓶增加了深厚久远的文化底蕴,也使其独具了经久不衰的文化魅力,为朝野各界所追捧。

清 青花矾红云龙纹胆瓶

将上拍于江苏爱涛2015春季拍卖会

敬请期待


元代失意文人以野游冥想为乐,胆瓶孤花尤合逸士心意;明代士大夫阶层日益壮大,胆瓶寓意被功利所异化,变成达官新贵们显示高雅兴趣及身份的标志。高雅脱俗的联想,养心励志的寓意为胆瓶赢得文人共识遂被载入文中。朱敦儒《绛都春》中:“便须折取,归来胆瓶顿了。”胆瓶为载梅之雅器。名人袁宏道《瓶史》中以胆瓶统称插花之道:“邸居湫隘,迁徙无常,不得已乃以胆瓶贮花,随时插换。”而到纳兰性德《梦江南》中:“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胆瓶甚至成为了“文人梦”的寄喻之物。

陈洪绶 群仙图

清-铜点金螭龙胆瓶

江苏爱涛2014春季拍卖会

成交价:19.2万元


胆瓶不但为文人所喜爱,同时也为僧侣信徒所看重。早在宋代,胆瓶就被引人佛堂斋室,成为清净之地超凡脱俗的灵物;外传佛教活动里线条柔媚的净水瓶,在与中华文化的同化中,渐变为造型古朴的胆瓶,成为礼佛场景中的经典器物。胆瓶那千年不变的鼓腹里,承载的并非只是清水、空气与虚无,实则是沉甸甸的历史文化以及天人和谐的价值观念。

其他几案花器

作为花瓶的器具,铜器如花觚、铜觯、尊罍、方汉壶、素温壶、匾壶,窑器如纸槌、鹅颈、茄袋、花樽、花囊、蓍草、蒲槌,品目繁多,只要与花韵致相谐,皆可被拿来用作花器。

明 陈洪绶 高士图

明-铜鎏金兽面纹尊

江苏爱涛2014秋季拍卖会

十二美人图 美人展书

十二美人图 博古幽思大花瓶用作插花的大瓶,高多在三四十厘米,或者更高一点。

陈洪绶 松下高士图(局部)

清乾隆-铜撒金凤尾尊

江苏爱涛2014秋季拍卖会

成交价:103.5万元


关键词:【人间四月天】那些曾作为花器的古董们 
相关文章:
【人间四月天】那些曾作为花器的古董们